传播案例  
互动案例  
活动案例  
危机公关案例  
 

新浪微博能成为下一个APP吗?

       App Store,这个曾经制造了大把财富神话的开放平台已经成为残酷的角逐地。现在,新浪微博开放平台,它会成为下一个App Store吗?

      “要不是新浪微博开放平台,我肯定不会去做应用。没有共享的数据和内容,我做客户端给谁用呢?”Weico开发者许士彦说。

        2010年7月28日,新浪微博平台接口正式对外开放,3个月内各家公司和个人开发者上传应用就达800多款。

        新浪微博成了中国应用开发者的新淘金地。比如,Weico新浪微博iPhone客户端11月10日在苹果App Store上线,仅三天下载量就超过3万次。在中文社交应用分类中排名第一,甚至进入过全球排行榜前十名。而它只是许士彦无心插柳的作品。

        许士彦是Eico design的CEO,从事互联网产品设计以及咨询,几乎和中国所有著名互联网公司合作过。开发Weico只是因为设计师对唯美的追求。此前他们参与设计的手机应用都会因为要适配更多机型放弃一些效果,许士彦想开发一款能完全展示其设计理念的产品,“就想看看单纯用创意驱动一款产品行不行”。

        这是中国版本的PopCap Games(著名软件公司,《植物大战僵尸》设计者)故事吗?在App Store,《植物大战僵尸》iPhone版上线9天就获得了超过100万美元的收益,今年公司的收益将达到1亿美元。而PopCap Games的创始人,只是两个不起眼的美国男孩,甚至大学都没有毕业。

        前几年无论App Store还是Twitter、Facebook,只要你做出一款足够酷的产品放在它们平台上,就能立即获得用户认可。你不用毕业于名校、不用有资源、不用推广,只需专注于兴趣和创意,甚至不用思考如何赚钱,自然就会赚的盆满钵盈。

        然而当中国应用开发者们奔向App Store时,这些开放平台已经成为残酷的角逐地。苹果App Store应用软件已超过30万款,下载量已经超过40亿次,Facebook开放平台的各类应用超过55万,微博行业的鼻祖—Twitter开放平台上的应用数也已经超过10万。中国开发者只有五六家年收入达到百万美元级别,剩下的几乎都赚不到钱。

        其实阿里巴巴、百度、开心网、人人网都提出过开放平台计划,但那并不是面对每位开发者都敞开的大门。阿里巴巴的开放平台集中电子商务领域,但大多开发者没有从事商业的经验;百度有基于框计算的应用开放平台,但应用通过搜索而获得大量用户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腾讯、开心、人人都有开放计划,但它们只对少量公司开放;它们或是细分领域的前三名,或是产品能明显增加用户粘度,要么就得有被印证的盈利模式能为平台获得收入。

        一个对所有人开放的平台让开发者蜂拥而至。何况新浪微博是中国目前“最具想象空间”产品,发布一年注册用户就达到5000万,并以每月1000万的速度增加。

        这个月,一个没加V(实名认证)的新浪微博粉丝数竟然超过了两万。博主叫没小求,没什么名气,标签是佛学、颓废北京、控制欲、流氓,头像是个头发散乱眼神慵懒的男人。因为开发了九宫格日记,他粉丝暴增。目前九宫格日记在新浪微博应用排行总榜排名第三,用户数接近10万。

        没小求发微博说,“不支持类似Create Token接口的开放平台就如同没有门的房间,哥是不会针对其开发的!”他还爆出了此前的惨痛经历,某平台只接受能给他们带来收入的应用。他曾开发一款分享内容的应用,经历长达一个月的审核后,才被告知不符合标准不予通过。

        相反,“新浪微博应用开发平台只进行最基础的审核,比如不能损害用户利益、不能夹带病毒、不能影响整个微博系统的运行。”新浪营销中心的刘奇说。新浪还给平台上所有应用提供同样的端口,不少开发者因此心潮澎湃,“我们和优酷、msn的待遇是一样的”。

        对那些更具实力的开发者来说,他们可不太在乎新浪的“最惠国待遇”,他们在意开放平台的持久性。街旁CEO刘颖说,和他们合作最深的感受就是新浪开放的态度,所有用户数据都可以共享。

        当然“态度”是难以量化的词,Weico的火爆是打消开发者顾虑的最好例证。许士彦打算明年在App Store上尝试更高端的收费版本,还有计划增加适配Android系统的客户端。11月16日中国首届微博开发者大会上,新浪CEO曹国伟、新浪副总裁彭少彬都几次提到Weico。一位开发者说,如果新浪都能允许开发者拿它的客户端在苹果的App Store上赚钱,我们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不过,现在就断言新浪微博的开放平台会超越Twitter、Facebook为时尚早,毕竟它的开放平台建立还不到半年。Twitter、Facebook的平台上,都集结着大批新锐的Geek。刘颖说,开发者与平台是共生的,需要一定积累才会出现大量“杀手级”应用。

        为了更方便开发者“掘金”,新浪设计了广告投放系统,只要开发者将其嵌入应用就能获得广告分成。除了扶植那些“有前途”应用,新浪还在微博开发者大会上宣布携手红杉资本、IDG资本、创新工场、云锋基金、德丰杰五家投资机构,成立中国微博开发者创新基金,一期规模为2亿元人民币。

        刘颖之前在美国做了四五个LBS(Location Based Service)项目,他承认,新浪微博的开放平台和Twitter、Facebook还有一定差距,但“技术对大公司来说都不是门槛,平台好坏取决于公司有多少投入。”

        街旁还有其它选择,开心网、人人网都是街旁的合作伙伴。街旁在开心网上的表现力比新浪微博好,因为双方仅技术细节磨合了两三个月。刘颖比较:一般SNS只和领域内的前三名合作,门槛较高,但一旦获得合作关系就比较稳定;新浪微博完全开放,竞争比较激烈,对创业者很有挑战。

       即便如此,刘颖还是挤出资金增加对街旁的新浪微博客户端的投入,目前街旁的用户已有约40%绑定新浪微博。他的目的是“抢位”,“和一个开放平台共同成长不是更有意义?Twitter已经是成熟的平台,没什么机会了,成长中的平台更有可能出现大公司。”

       目前,新浪微博开放平台上的应用集中于客户端、微博小工具和游戏等门类。下载量最大的还是微博小工具、客户端这些比较有技术含量、有门槛的产品。一位投资者不看好“求包养”这样的小游戏,它从SNS移植过来,虽然下载量很大,但玩的人不多,潜力不大。

         人人有机会不代表人人能淘金,在开放平台上只有强者才能胜出。许士彦开发Weico之前是中国互联网用户体验设计师中的大腕;刘颖没有透露街旁新浪微博客户端的投入,只是说LBS有门槛,成本投入比较高。按他估算,开发一款比较有竞争力的应用大概需要50万元左右的投资。

         就像早期的中国互联网,最早从开放平台获益的还是那些互联网的精英派,四五年后中国网民数量达到2亿,草根创业者的机会才逐渐来临。但这并不意味着草根创业者就没有机会,按现在新浪微博每月1000万的新增用户计算,用户数量到达2亿只需要一两年时间。请大家准备好。

 

京ICP备11043139号   © 2012
Haitang Group
1615,15F,Tower2,Guanghua Road,Chaoyang District,Beijing,100020
联系我们 :8610-59006280/81/83-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