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鲜花

(作者:段志敏 海唐公关董事长 作于2009-11-08 23:41:23)

一.

清晨被一条不期而至的短信叫醒,打开一看,是南方日报财经中心副主任戴远程的短信:“曾经的记者们,遥祝记者节快乐。谢谢有上岸了的你们作为榜样,激励我努力上进!”

然后意识到,今天是11月8日,记者节,一个承载着中国新闻业墨笔与鲜花、承载光荣与梦想的日子。一个今天与我已经没有关系、同时却又息息相关的节日。

这一天,想来很多昔日曾经并肩奋战的老部下与战友,都收到了数不清的鲜花。鲜花会不会在这个阴霾的周末让他们的内心变得明媚起来?甚至再一次照亮他们的新闻理想?

二.

两周前,公司承办了深圳航空与朝阳区政府的签约仪式。虽然会议规模不大,但我从前的老板、原京华时报总编辑、现中国周刊社长朱德付,帮助邀请到了新京报社长戴自更、新浪网总编辑陈彤、中国新闻社社长刘北宪。

当天的活动搞得非常成功,这让公司上下对未来更加充满信心,除了一点点小伤感。

伤感来自于戴社长的惋惜。当天他来到会场,看到迎接的我,老戴连问了两遍:“志敏,你真的不做新闻了?”一副大为惋惜的神情。

在京华时报与新京报并肩以南方报业的新闻理想,改造北京报业市场的多年间,戴社长一直欣赏我,不止一次跟老朱提过挖角。2008年阿里巴巴马云在杭州举办中小企业APEC峰会,老朱还当我与戴社长面聊及此事。

数月后京华高层巨变,多年素对部下爱护有加的老朱一一为部下安排去处,提议送我投奔戴社长麾下。但我创业之心坚决,离开京华时报2个月后,海唐公关在金融危机最肆虐的年代应运而生。之后光阴荏苒近一年,与戴社长无缘相见。

面对戴社长的惋惜,我内心确实颇多伤感。为了如今远离曾经快意江湖、壮怀激烈的新闻理想,也为了海唐公关刚刚开始不到一年的事业,今天竟然危机潜伏暗潮汹涌。

三.

记者节这一周,是海唐公关自创建以来最为艰难的一周。不是因为财务或客户出了问题,而是因为人才危机。

这一周,公司最勤奋的客户经理因为种种原因,悄然去了行业顶尖公司面试,另有业务骨干也撰写了简历图谋转换门庭。一些员工则对周末加班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抵触。

这种挫折感此生罕有。整整三天,我为潜在的危机黯然神伤。虽然尚未有一个员工正式提出辞职,但我已经感觉到隐伏的不满与对抗。海唐公关刚刚站稳脚跟图谋更大发展之时,公司内部的价值认同体系却严重分化了。

周五晚上我与晶晶晚上八点多下班吃饭,在她母校对外经贸大对面一家川菜馆,我们一度沉默相对无言。一时间,我真的感觉除了自己老婆,全世界人民都不理解我的苦心、我的理想。

所以,当这一天收到戴远程的短信时我百感交集:昔日的战友在以上岸的我们为榜样,而我,却无法以自己的理想与价值观同化员工。

当我昔日的同行与战友们在节日的今天里享受众多鲜花灿烂与祝福,而我心中的鲜花呢?

四.

下午,晶晶给我信箱里发了两篇关于宣亚张秀兵创业之初的专访文章。写了张秀兵最初的迪思岁月,也写了他99年另立门户创办宣亚之初的艰辛。

2001年时节张秀兵接受媒体专访时说:“创业之初什么活儿都要干,现在宣亚所有的职位我都做过。开始时整宿不睡觉,工作起来一整天除了吃饭上厕所哪儿都不去,那段时间工作的时候甚至连抽烟都忘记了。”

似曾相识:2001年京华时报刚刚创刊,一群来自五湖四海、满怀新闻理想的年轻人,为了共同的事业而聚集在北京三元桥左家庄破旧的百灵大厦五层。记得那时候我们经常在平台上工作到凌晨两三点钟,我几乎睡过京华时报平台每一处可以睡觉的地方:椅子、会议室桌子。甚至很多时候我们就是厚厚一叠报纸往地板上一铺,和衣从夜半到天明,任凭铁马冰河入梦来!

李商隐有诗:如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那时候的我们,为的是内心铁肩担道义的一份光荣与使命,为的是对京华事业的高度认同。

那段岁月至今想来仍慷慨激昂,虽然今天,记者节已与我无关。但曾经的激情岁月已经铭刻在心,这将是我内心中永远不会凋零的鲜花。

五.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京华成就已成过去,很多人以为我的选择、从媒体到公关是无奈的转身,却看不到,传统报纸是夕阳西下,但公关行业却成为承载新的梦想与传奇的地方。

截止2008年底,中国注册企业有4200万家,我们假设其中1%的企业有公关、品牌的推广需求,中国公关行业就有42万家客户基础。

我们再假设中国有1万家公关公司(现在只有5000-6000家),每家公关公司将平均拥有42个客户。继续假设每个客户每月仅有2万元公关费用,平均一家公关公司一个月就应该是84万元、一年近1000万元的营业额。

公关市场的潜力,远远大于现在这个市场中所有参与者们的想象。

2008年中国公关市场的龙头老大蓝标,年营业额约3.2亿元。但放在整个中国公关市场里,市场份额不过2.5%。一个行业老大市场份额才2.5%的市场是一个极度分散的市场,这也给市场新入者如海唐公关,留下市场机会。

当很多人惋惜我由甲甲方到乙方的转身,我看到的是这一轮金融危机带来的难得商业机会和市场空白。与之相比,京华时报的地位与成就实在是很小的成就,我能看到更远更宏大的海唐未来。

六.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何以解难?唯有信念!

“不要因为遥远,就忘记自己为什么出发”。

国庆前,段方洲这句话彻底打消了我的犹豫,成就6天单人驾车跋涉4300公里的北京到四川海螺沟传奇之行、原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今天,又是段方洲提醒我,不要因为意图挽留朝三暮四、立场不坚定的少数员工,而放弃公司整体的理想与信念,理想与信念最重要。大三的学生能作此结论,段同学在2009年确实呈现出少有的成长。

海唐公关还是创业之初,我们仍在艰难创业中。公司需要怀揣共同理想、为了共同事业发展而走在一起的员工,需要对海唐公关心存必胜信念、并时刻准备艰苦奋斗荣辱与共的员工,需要将自己的未来与公司未来紧紧捆绑在一起的员工。这样的员工将成就海唐大业。

时刻只关注对比自己与蓝标、宣亚薪酬的员工、时刻为机会主义耿耿于怀的员工,时刻只关心加薪而不反思自身成长的员工,不留也罢。轻装,或能让我们更加健步如飞。

留住有理想的人,让机会者与怀疑者离开。海唐成败决定于前者而非后者,有必胜信念,终究会有胜利的鲜花。

由此,我再度感念记者节,感念这个已不再属于自己的节日,猜测那些昔日曾经并肩奋战的老部下与战友,今天将收到多少绽放的鲜花。鲜花应该会在这个阴霾的周末照亮他们的内心,因为鲜花已经照亮我的内心。

 

 

京ICP备11043139号   © 2012
Haitang Group
1615,15F,Tower2,Guanghua Road,Chaoyang District,Beijing,100020
联系我们 :8610-59006280/81/83-856